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
小水電“一刀切拆除”后患凸顯,盡快糾正錯誤做法

新聞中心 -

全部分類

小水電“一刀切拆除”后患凸顯,盡快糾正錯誤做法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 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 發布時間:2022-02-10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近年來央媒多次報道了地方上的小水電無序開發導致減水河段脫水的問題,這不能代表所有水電站存在類似的情況。以“一刀切拆除”為終極整改目標的小水電整治違背整治的初衷。

小水電“一刀切拆除”后患凸顯,盡快糾正錯誤做法

【概要描述】近年來央媒多次報道了地方上的小水電無序開發導致減水河段脫水的問題,這不能代表所有水電站存在類似的情況。以“一刀切拆除”為終極整改目標的小水電整治違背整治的初衷。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 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 發布時間:2022-02-10
  • 訪問量:0
詳情

前言

近年來央媒多次報道了地方上的小水電無序開發導致減水河段脫水的問題,這不能代表所有水電站存在類似的情況。以“一刀切拆除”為終極整改目標的小水電整治違背整治的初衷。陜西秦嶺、湖南張家界、四川和貴州赤水河等地對轄區內小水電實行“一刀切拆除”的時候,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中國水利學會等一眾專家、學者卻一致力挺小水電,并呼吁科學的開發和整治。入秋以來多地高耗能企業被限產限電,限產限電原因眾多,有的出于“能耗雙控”的要求,有的是因為電力緊張。進入2021年汛期下半場,陜西秦嶺地區發生強降雨引發的洪澇和泥石流災害。不管是“能耗雙控”功效還是紓解電力緊張困境,甚至于防災減災,小水電都能起到積極的改善作用。目前全國多地小水電整治陸續收官,又有一些地區時不時的進行“回頭看”,自然災害、電力供需矛盾等現象又再次引發對小水電現實需求的深入思考。本文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呼吁回歸理性,及時處理遺留問題,科學的進行小水電整治。

 

小水電“一刀切拆除”引發的一系列問題

1、“一刀切拆除”小水電,部門之間矛盾重重

陜西省省直和市縣政府部門之間就小水電整治出現過嚴重分歧。2018年10月,陜西省水利廳、發改委、環保廳與林業廳聯合印發《陜西省秦嶺區域和全省自然保護區小水電站問題整改及生態治理工作指導意見》,按照“樹立標桿一批、改造提升一批、規范運行一批、關停退出一批”的原則進行整治。2021年7月8日中國新聞周刊刊載紀實報道《4.7萬座小水電站如何整治?學者批評一些地方“完全違反科學”》中披露,陜西省秦嶺辦副主任閆偉向中國新聞周刊提到:“水利廳作為小水電的主管部門,牽扯到大量的部門利益,整治推不下去,導致中間耽誤了一些時間,沒能達到省委省政府的要求。”陜西省秦嶺辦副主任閆偉表示:“秦嶺小水電整治不存在網傳的“一刀切”的情況。”在后來秦嶺小水電整治目錄發現,列入拆除的小水電里有已經進行綠色小水電認證的、達到安全生產標準化的、聯合國GEF認證的,還有領取了農村電氣化縣、增效擴容、扶貧小水電、以電代燃等國有資金補助的。一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小水電業主向筆者出示了一系列的政府文件,這些文件里面關于整治提到最多的就是“依法依規”。這位業主說:“在秦嶺小水電整治正式結果公示期很多電站進行了補正,安康市就曾多次提出過保留旬河趙灣、大嶺等防洪電站,但都沒有改變最初的拆除認定。秦嶺小水電整治就是按照既定的拆除比例進行的“一刀切拆除”,所謂評估和公示就是走過場。”

除了省直和市縣政府部門就大面積退出小水電產生嚴重分歧外,電網公司也提出過保留意見。2020年1月20日紀實報道《秦嶺小水電“生死戰”調查》中披露:“西安供電分公司對部分電站提出保留建議給出了3點理由:(1)區域變電站沒有了水電站補充,供電可靠性難以保障,新建110千伏輸電線路投入產出比太小,而且會產生新的生態環境影響;(2)大部分小水電已經恢復了自然生態,而且可以通過加強流量監測解決生態水流下泄河道的問題;(3)水電站建設審批手續齊全,拆除會增加地方財政負擔和就業壓力。”

 

2、層層委托,層層加碼,政企矛盾不斷加深

陜西省秦嶺委員2021年7月3日發文要求陜西省水利廳6月前完成秦嶺小水電整治補償辦法。2021年8月2日陜西秦嶺委員會又再次發文,要求陜西省水利廳2021年8月4日上報補償辦法,并且強調要求市、縣尊重企業合法權益、傾聽企業合理訴求、確保民生和度汛安全。這些要求在整治過程中是如何落實的,筆者實地走訪了多個小水電業主,他們均表示:“補償政策沒有明確,資金沒落實就直接拆掉了。拆電站保留大壩的安全問題他們只是掛在嘴上,不見有任何實質性的動作。”

秦嶺地區某水電站合法的林地手續經縣政府認可上報后仍沒能改變最初的誤判。該電站業主又陸續向筆者出具了拆除通知書、拆除協議、行政復議不予受理通知書等一系列文件。電站業主拿著補正材料說:“拆電站是主管縣長找我們談的,協議卻是跟鎮政府和縣司法局簽的。拆除協議里,賠償等省上政策,司法局協助企業進行行政復議、訴訟。”筆者注意到,省秦嶺委連續多次發文強調依法依規,落實補償政策是拆電站的前置條件?;鶎诱@然是沒有執行省秦嶺委的政策。根據秦嶺委的文件精神,落實電站整治任務的主體是縣級人民政府,但是為何由鎮政府來簽拆除協議?這樣的層層委托很顯然也是不合規定。電站提起行政復議,要求撤銷拆除通知,得到的答復卻是不予受理。電站業主說:“拆電站前,縣領導每天打十幾個電話,專班工作人員每天輪流上門施壓。電站拆除過程中,專班工作人員將電站圍的水泄不通,監督的人比干活的人還多很多。電站拆除后,賠償問題、職工安置問題他們卻避而不談。我們電站的基本合法權益根本沒有得到尊重。”筆者了解到,幾乎所有企業的遭遇如出一轍。

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小水電業主告訴筆者:“截止2021年9月底陜西秦嶺地區小水電整治工作已經基本結束,382座水電站已經拆除完成,除2020年已經整治完成的西安市,秦嶺其他五市仍未出臺小水電補償辦法、職工仍未安置,這樣的整治誰說沒有政企矛盾、沒有社會矛盾那就是說瞎話。我們所有股東資產加起來,打幾輩子工都不夠還債,補償再不落實,我們就無路可走了。”

陜西某水電站(已拆除)員工將榮譽證書掛在大門上抵制強拆電站

3、拆電站保留大壩,水庫失去了機組調洪庫容

湖南張家界的長潭河、茶林河、茶庵、木龍灘,陜西秦嶺耖家莊、腰坪、八仙園、石砭峪、大峪等很多水庫都進行了拆除水電站保留大壩的整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自2021年4月就不斷公開撰文,呼吁應盡快糾正這一嚴重影響水庫防洪能力的錯誤做法:“保留大壩和渠道卻專門拆除電站的做法既反科學、又反常識。”對于庫容式、大流量機組水電站,拆除電站保留大壩做法嚴重危害流域的防洪安全。為了便于理解,筆者繪制了水電站水庫特征水位對應特征庫容示意圖。

水電站水庫特征水位對應特征庫容示意圖

水電站樞紐汛期正常運行情況下,在暴雨來臨之前,可以利用機組將水庫水位降至發電死水位,騰出庫容用來滯洪,根據調度有序下泄從而起到錯峰的作用。同時可以給下游群眾提供足夠的安全撤離時間。水庫失去機組出水口后,水庫下泄能力大幅減小,滯洪能力也大打折扣。對于部分溢洪道為自溢式的水庫,拆除電站保留大壩更是直接讓水庫喪失了防洪功能。

災害是各種不利因素的疊加。此次秦嶺整治中漢江流域共拆除防洪功能電站10座,總庫容1.1億立方米,按照30%機組調洪庫容,電站拆除后,漢江流域在普降暴雨2小時的情況下,漢江干流較拆電站之前增加了4500m3/s的洪峰流量。漢江干流和旬河的洪峰流量比拆電站之前提高30%以上,洪災發生頻率和嚴重程度都顯著增加。由于上游水庫防洪能力的削弱,電站下游發生洪災的頻率和嚴重程度將會大幅提高。湖南張家界澧水河流域、秦嶺北麓的渭河流域、貴州赤水河流域等也存在同樣的洪災風險。

 

4、消能問題造成重大安全隱患

已經拆除的西安市石砭峪一級水電站業主張秉勤是一位有著40余年從業經歷的水電老兵。張秉勤告訴筆者:“石砭峪水庫投產后,由于水力沖刷破壞,供水渠道經常漏水。自從修建了壩后一、二級水電站后,渠道漏水的問題基本得到了解決。所有拆除了電站后的大壩和渠道都存在水力沖刷破壞的安全隱患。”

2021年9月4日,湖北省十堰市竹溪縣鄂坪水電站的大壩溢洪道發生嚴重險情,導致當地4個鄉鎮15個村的群眾共1555戶、5456人被緊急轉移。經查明事故原因是,受兩輪強降雨的影響,鄂坪水庫長時間、高強度泄洪,導致溢洪道泄槽段末端至挑流鼻坎段形成較大沖坑、溢洪道右岸山體局部垮塌。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說:“此次鄂坪險情充分表明了長時間、高強度泄洪,對大壩溢洪道的安全會造成很大損害。這對當前很多地方一刀切拆除水電站的反科學做法,是一次極為重要的安全警示。如果說此次鄂坪水電站的大壩險情是由兩輪強降雨天氣所引發,那么'保留大壩卻專門拆除水電站'的做法就是人為故意制造大壩的重大安全隱患了。”

 

5、靠火電填補水電退出后的電力缺口,與“減排”背道而馳

小水電是電網的重要支撐,末端電源的重要保障。大面積退出小水電的湖南張家界就已經出現電力緊張的局面。已經于2016年停產的桑植縣火電廠在又開始發電。在新能源尚未大比例進入電網之前,大面積退出小水電,為了保證末端供電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大網接入變電站,二是提高高污染火電發電量。重新建設通道投入產出比小又面臨保護區等一系列政策障礙,新能源及配套的儲能系統現階段供給不足,那啟動高污染火電就成了解決眼下末端供電的唯一選擇。整縣推進光伏,大力發展新能源等政策是中國踐行“3060雙碳”目標的具體舉措。以“零排”為終極目標的新能源發展格局下,“減排”是眼下必要的實際行動。“一刀切拆除”小水電引起“增排”,與“3060雙碳”目標背道而馳。

 

科學的開發水電就是生態保護工程

1、科學規劃水能資源,助力“3060雙碳”目標的實現

在2021年7月29日的杭州“3060雙碳”水電科普論壇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全國水利水電學科首席科學傳播專家陳祖煜介紹了“3060雙碳目標”面臨的形勢與挑戰:“新能源高比例接入電力系統后,常規電源不僅要跟隨負荷變化,還要平衡新能源出力波動。電網負荷變化規律性強,用電高峰、低谷明顯;風電出力隨機性、波動性強,預測難度大,大規模接入后極大增加了電網平衡困難。”陳祖煜院士提出三個對策:(1)充分挖掘現有可開發大中型水電站的水能潛力;(2)建設大中型光、風、水一體化電源基地;(3)建設小流域分布式光、水、生態農牧能源網。陳祖煜院士強調:“我國豐富的水能資源是國家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保障。”

 

2、水電梯級開發助力防災減災

水電富礦區一般也是地質災害頻發的地區。全球著名泥沙專家、世界泥沙研究學會主席、清華大學教授王兆印長期進行河流泥沙和我國西南地區地質災害研究后得出4個結論:(1)高水能河流沖刷河床下切,引發兩岸滑坡、崩塌、泥石流和山洪災害。中國西南水能資源豐富也是地質災害重災區。(2)階梯化是下切河流的歸宿。自然壩發育消能結構,控制地質災害,穩定河流地貌。(3
)人工壩群梯級開發適合這一規律。西南河流串糖葫蘆開發有利于減災和生態。雅魯藏布大峽谷梯級開發可最終穩定大峽谷減少災害。(4)西南河流生態本底值低,建梯級壩群可增加生物多樣性。

中國水力發電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說:“對于一些水能豐富的地區,不開發利用水能資源,就只能以地質災害的形式消耗。”

 

3、水電站是水庫工程必備的配套消能工程

所有中高壩蓄水的水庫及高流速沖刷的渠道都必須配套水電站來進行消能,因為如果不設置水電站消能就必須采取更不可靠的消能設施來消耗有害水能。比如,設置在引湑濟黑引水系統出水口上的引湑濟黑電站拆除后已經出現水力沖刷的安全隱患,目前相關單位正在研究消能解決方案;湖南張家界長潭河水電站電站拆除后,消力池護坦鋼筋保護層幾乎全部被高流速水流剝離,下游岸坡也出現垮塌;正在建設的陜西省引漢濟渭工程分別在三河口水庫壩下和黃金峽壩下安裝了6萬和7.5萬水輪發電機組;南水北調水源地丹江口水庫大壩也安裝了90萬裝機水電站。這些工程實踐說明:水電站是安全釋放水庫下泄水流有害動能的最可靠的設施,是興利除害的水利配套工程。

 

4、大壩改善生態

只有大壩才能攔蓄,攔蓄才能調蓄,調蓄才能改變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的問題,從而解決河流水資源的供需矛盾。清華大學教授王兆印通過多年研究發現:新安江大壩1960蓄水后創造了千島湖景觀,顯著增加棲息地多樣性和穩定性。魚類物種從64種增加到114種,數萬只鳥類在此棲息繁衍。生態本底差的河流建設壩群有利于改善生態。黃河三門峽水庫成為中國的天鵝湖,大量魚類和數萬黑天鵝白天鵝在此生存繁衍。

三門峽白天鵝


新安江水電站庫區山水畫廊

5、水電站守護流域安全

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祖煜在2021年7月29日的杭州 “3060雙碳科普論壇”上介紹了2018年10月10日的金沙江白格堰塞湖風險處置與災后重建的情況,“在國家防總的指揮下,下游從梨園到金安橋、魯地拉、觀音巖等一系列水電站,放空水庫用來蓄洪。如果沒有這些水電站,洪水從麗江一直蔓延到大理,到底會增加多少損失?”

2015年11月23日晚,甘肅省隴南市西和縣一處銻礦尾礦庫發生事故,銻污染物流入太石河又經西漢水進入陜西略陽縣境內,污染物被攔截在略陽縣葫蘆頭水電站庫區內。葫蘆頭水電站下游8公里就是嘉陵江,如果沒有葫蘆頭水電站的攔截,那么后果不堪設想。

 

6、壩后電站是“一水多用”綜合利用水利工程

已經于2020年12月拆除的西安市長安區石砭峪壩后一、二級水電站是在石砭峪水庫投產之后建設的水電站。長安區水務局說:“石砭峪一、二級電站是利用水庫供水干渠引水開側管的方式綜合利用水資源,一水多用,綜合利用的水利工程。水量最后都歸西安市供水渠道,體現了綜合利用價值。”

 

聚焦存在問題,有的放矢、科學整治

1、解決安全隱患是當務之急

對于有防洪功能的水電站樞紐,考慮到大壩的防洪功能只拆除了水電站,然而卻因為沒有水電站而讓大壩喪失了防洪功能。在拆除電站后,由于大壩處于長時間高強度的泄水狀態,目前如長潭河、茶林河、茶庵和木龍灘等大中型水庫大壩和引湑濟黑水電站引水系統等都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安全隱患。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建議:“對于已經拆除的綜合利用類電站,應盡快糾錯,在重大安全事故發生前應盡快復工復產、亡羊補牢。”

 

2、工程干預,落實減水河段生態改造

水電站不消耗水,只是利用水流的動能和勢能進行發電。對于引水式的水電站,表面上看引水發電是導致減水河道的原因,但并非根本原因。所有的河流都是季節性河流,豐枯差距基本都在20倍以上,天然來流不足啟動機組的情況下水電站一般也是處于停機狀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建議:“⑴逐站核定生態流量標準,嚴格落實無節制生態流下泄及在線監控設施。⑵落實廠壩之間減水河段生態改造。”

 

3、依法依規進行整治

依法依規進行整治,下位法服從上位法,遵守《立法法》中法律層級優先權的規定。堅持區域規劃服從流域規劃,專項規劃服從綜合規劃的原則。

 

4、給予合法建設的水電站合理的補償

目前陜西秦嶺、湖南張家界等已經完成小水電整改但沒有落實補償的地區已經出現大量聚集上訪等不穩定苗頭。法不溯及既往,為了維護地方的和諧與穩定,應盡快給予合法建設的水電站合理的補償。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江河

TOP

友情鏈接:中核集團     |     水利部     |     新華控股    |    新華發電

全國服務熱線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