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小水電清理整治怎么干?部分地區為何出現「一刀切」?再發《意見》有何考量?

新聞中心 -

全部分類

小水電清理整治怎么干?部分地區為何出現「一刀切」?再發《意見》有何考量?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E小水電
  • 來源:E小水電
  • 發布時間:2022-01-05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2021年尾聲,一份由水利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七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小水電分類整改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發布?!兑庖姟访鞔_指出“近幾年,各地根據中央要求開展集中整改,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有的地方整改工作還存在一些問題”。

小水電清理整治怎么干?部分地區為何出現「一刀切」?再發《意見》有何考量?

【概要描述】2021年尾聲,一份由水利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七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小水電分類整改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發布?!兑庖姟访鞔_指出“近幾年,各地根據中央要求開展集中整改,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有的地方整改工作還存在一些問題”。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E小水電
  • 來源:E小水電
  • 發布時間:2022-01-05
  • 訪問量:0
詳情

2021年尾聲,一份由水利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七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小水電分類整改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發布?!兑庖姟访鞔_指出“近幾年,各地根據中央要求開展集中整改,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有的地方整改工作還存在一些問題”。

2021年12月30日,七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小水電分類整改工作的意見》

小水電一路走來,其存廢、發展背后,涉及各方激烈博弈,記者針對相關問題進行了多方采訪,結論顯而易見:

小水電綠色發展對于我國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以及能源轉型具有重要意義。實現小水電建設管理規范有序、調度運行安全高效、生態環境保護措施嚴格落實、長效機制建立完善,更好地發揮小水電在改善生態環境、推動鄉村振興等方面的作用,才是小水電未來發展的應有之義。

存廢之爭:小水電如何從“風生水起”到“罪魁禍首”?

“小水電”指裝機容量在5萬千瓦以下,利用分散的溪流、小河或灌渠跌水所形成的落差進行發電的小型水電站。

這一特點決定其多位于中小村鎮。數據顯示,我國小水電資源可開發量(相當于6個三峽電站)居世界首位。除上海市外,遍及30個?。▍^、市)1715個縣。

小水電曾有過一段“風生水起”的時期。為適應農業合作化、農村用電需要,《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中提出,“凡是能夠發電的水利建設,應當盡可能同時進行中小型水電建設”。1983年,農村水電初級電氣化試點建設正式開始。

水利部一組數據反映了小水電曾經發揮的巨大作用:

1980年,電氣化縣戶通電率的不足40%,2015年,這一數字達到99.8%;戶均年生活用電量從不足200千瓦時提高到1200千瓦時。

一座座小水電串珠成線,連接成網,點亮了深山寂靜的漫漫長夜,無數村莊面貌煥然一新。

1978年1月1日,銅山源東、西總干渠全線通水,衢縣縣委在大壩腳召開萬人慶祝大會,沿渠數萬觀眾觀看通水盛況。

然而,伴隨著時間的流淌,小水電項目漸漸陷入盲目擴張。

肩負著南水北調水源地涵養重任的漢江,僅陜西省安康市、漢中市兩地在漢江及其支流建成大大小小將近900座水電站;

作為嘉陵江上游的最大河流,白龍江600公里的水域水電站項目超過1000座,幾乎首尾相接;

在一張江西地圖上,有記者用綠點標出江西省所有小水電所在位置,在水資源豐沛的區域,這些綠點甚至連成了片……

無數江河以及其支流“淪陷”。根據《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審計結果》,截至2017年底,10省已建成小水電2.41萬座,最小間距僅100米,開發強度較大。5省“十二五”期間新增小水電超過規劃裝機容量,7省建有生態泄流設施的6661座小水電中有86%未實現生態流量在線監測……

部分地區小水電無序開發、運行管理不完善,再加上山區河流季節性特征明顯,導致部分河段出現河床脫水、干涸的問題, 333條河流出現不同程度斷流,斷流河段總長1017公里(近似于北京到上海的距離),直接改變了水生生物的生存環境,給地區生態安全造成嚴重威脅。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被冠以“清潔能源”的小水電,卻為高耗能項目“添磚加瓦”。

由于民間投資的水電上網計劃不足,為緩解電力產能過剩的狀況,一些小水電企業只能自尋出路從外地招商引資,引進高耗能企業。此外,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發布通知,堅決杜絕發電企業特別是小水電企業向虛擬貨幣“挖礦”(通過專用“礦機”計算生產虛擬貨幣的過程,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大)項目網前供電、專線直供電等行為。

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1部門發布通知,堅決杜絕發電企業特別是小水電企業向虛擬貨幣“挖礦”

小水電已到了非清理整改不可的地步。2018年4月26日,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長江生態環境形勢依然嚴峻,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

隨后,水利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生態環境部、國家能源局聯合印發《關于開展長江經濟帶小水電清理整改工作的意見》,清理整治工作在全國陸續鋪開。

現狀:七部委為何再發指導文件強調“積極穩妥”?

歷經兩年多整治,長江經濟帶小水電清理整治取得階段性進展。

截至2020年底,長江經濟帶共退出涉及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或緩沖區、嚴重破壞生態環境的電站3500多座,完成整改2萬多座,消除減脫水河段9萬余公里。“十三五”期間,23省累計創建了616座綠色小水電示范電站。

幾個水電大省如云南退出小水電站301座。其中,赤水河流域云南段建設的17座小水電站全部退出;四川2021年退出電站總數為1093座(含2020年退出1012座);江西省如期完成全省4121座小水電站清理整改工作,修復減脫水河段1306公里……

多地小水電整治或進入攻堅或陸續收官之際,為何水利部再次聯合七部委印發《意見》,強調積極穩妥,進一步做好小水電分類整改工作?

據《能源》雜志《秦嶺小水電“生死戰”調查》報道,“秦嶺范圍內的小水電站,幾乎沒有一個能保留下來”。而中國新聞周刊《4.7萬座小水電站如何整治?學者批評一些地方“完全違反科學”》則直指小水電整治過程中的層層加碼和始料未及的安全問題。

數據對比說明問題。截至2020年底,長江經濟帶小水電退出比例約為14%。與之相比,一些地區退出比例高達97.8%,甚至部分被水利部評定為“綠色小水電”的電站也被拆除。

一些受訪小水電業主將無差別拆除歸結于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因為相關督察組在督察意見反饋中曾批評過當地小水電整改工作。

事實當真如此嗎?記者向參與過相關督察工作的同志進行求證。

“在已建成運營的小水電清理整頓工作中,我們首要明確的就是不能‘一刀切’。”這位同志告訴記者:“一般來說,涉及自然保護區核心區或緩沖區、嚴重破壞生態環境的小水電,原則上予以清理退出。”

并且,“嚴重破壞生態環境”須經專業評估鑒定,國家對“生態環境損害評估鑒定評估”的資質要求、技術規范方法都有明確規定。此外,《意見》指出,因大壩阻隔對珍稀特有水生生物造成嚴重影響,且整改就整達不到要求的,也應被列為退出類。

《意見》列出了五類滿足“退出類”條件小水電的情況。

既然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鮮明反對“一刀切”拆除,為何多地還會出現這種情況?

“退出一座電站,涉及多方利益。在有的地方,退出拆除難度之大,不亞于新建一座電站。”一位業內人士指出。

對于地方政府而言,“有些地方擔心被問責,所以矯枉過正。” 國家城市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強調,一些小水電無序開發導致河段脫水不能代表所有小水電,以“一刀切”拆除為終極目標的整治也違背了各方初衷。

對于小水電業主來說,“說炸就炸了,后續補償也遲遲不到位”是不少業主面臨的難題。由于小水電投資較少,利益可觀,一些人在其快速發展期加入貸款建站的大潮,但因為近年政策標準趨嚴,部分退出類小水電深陷資不抵貸的困境。

更令人擔憂的,還有一些地方“只拆水電站卻保留大壩”的整改方式留下的安全隱患。

“這種做法既不會恢復河流原貌,又將水庫置于容易垮壩、潰壩的高風險中。”2021年赴多地進行考察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擔憂地說。

長潭河水庫的非正常泄水方式。

王亦楠在實地走訪中發現:“湖南省張家界長潭河、茶林河、茶庵、木龍灘等十幾座大中型水庫被拆除了水輪發電機組后,水庫放水不再經過水電站消能,而是帶著巨大能量飛流直下,這種非正常運行模式僅一年多時間就導致大壩壩基護坦、下游護坡出現嚴重損毀,而且損毀程度還在隨著時間的延長而與日俱增,亟需盡快亡羊補牢,避免發生垮壩潰壩的重特大安全事故。”

《意見》也對這一潛在隱患做出要求:電站退出原則上要拆除攔河閘壩等擋水建筑物和發電設施。有明確綜合利用任務及調度運行方式且目前難以替代的電站,經省級人民政府依據相關規劃和政策專題論證同意并按要求履行相關程序后,可不退出。

水庫放水不再經過水電站消能,而是帶著巨大能量飛流直下。

厘清:小水電綠色發展不是“拆與不拆”的選擇題

誠然,小水電的歷史貢獻和減排效果不可否認?!?/strong>全國農村水電統計公報》顯示,“十二五”期間,農村小水電累計發電量超過1萬億千瓦時,相當于節約3.2億噸標準煤,減排二氧化碳8億噸。400萬山區農民實現“以電代柴”,戶均年減少電費負擔300元,保護了森林面積1400萬畝。

發展必然會伴隨著“成長的煩惱”。我國小水電行業發展的歷史跨度大,涉及面廣、情況復雜,清理整治確有必要, 該退出的退出,該整治的整治,但不應“因噎廢食”,成為一些地方懶政、怠政和亂作為的借口。

正如水利部農村水電與水庫移民司副司長許德志所言:“小水電造成的負面影響,是制度不健全、體制不完善造成的,通過科學規劃論證、嚴格監管,這些問題可以有效遏制。”

安徽省安慶市岳西縣供電公司在五河鎮進行小水電電網改造。

2021年7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再次強調“要因地制宜發展綠色小水電”。解決小水電過度開發對生態環境的不利影響,加快推動小水電綠色轉型升級,首要解決的是保障河流健康生命,不要把水都“吃干榨盡”。

這涉及到一個名詞——生態下泄流量。“要科學確定水能開發強度,通過做好小水電生態下泄流量監管,逐站核定生態下泄流量標準和在線監控設施接入情況。增設生態機組,進行梯級電站聯合調度等方式,將水生態保護上升到首要地位。”彭應登表示。

針對魚類保護問題,《意見》明確要補建必要的過魚設施或增殖放流,嚴禁在禁止開發河段開發小水電;針對水土保持問題,加強工程監理和監測,減小水流破壞力、維持河床穩定,消減泥石流等地質災害危害。

其次,給予激勵措施促進小水電企業積極改造。2016年初,水利部發布《關于推進綠色小水電發展的指導意見》,2021年度,254座小水電進入示范電站名單。浙江省金華市婺城區以此為契機,由區交投集團下屬子公司投資收購,實現38座小水電站智慧化改造,并以入股分紅的模式帶動鄉村發展特色產業、促進共同富裕。

此外,王亦楠建議:“對于部分錯拆的綜合利用類電站,應在重大安全事故發生前盡快復工復產,并切實保護小水電企業的合法權益,給予退出類小水電公平合理的補償。”

就在《意見》發布的同一天,黃河流域小水電清理整治也按下“快進鍵”。水利部會同六部委研究部署推進黃河流域小水電清理整改工作時強調“問題核查要細;評估分類要準”。

“實踐證明,通過科學規劃和合理運行管理,統籌好發電和生態的關系,小水電對局部水環境的不利影響可以降至最低。”許德志說。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江河

TOP

友情鏈接:中核集團     |     水利部     |     新華控股    |    新華發電

全國服務熱線

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