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落實“碳達峰、碳中和”須糾正對小水電的偏見

新聞中心 -

全部分類

落實“碳達峰、碳中和”須糾正對小水電的偏見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
  •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 發布時間:2021-10-06
  • 訪問量:0

【概要描述】我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煤炭消耗量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要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以下簡稱“‘雙碳’目標”),任務之艱巨、挑戰之嚴峻前所未有,該如何打好這場硬仗、贏得這場大考、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當前還有很多亟待澄清的重要問題,其中之一就是該如何認識我國的小水電。

落實“碳達峰、碳中和”須糾正對小水電的偏見

【概要描述】我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煤炭消耗量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要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以下簡稱“‘雙碳’目標”),任務之艱巨、挑戰之嚴峻前所未有,該如何打好這場硬仗、贏得這場大考、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當前還有很多亟待澄清的重要問題,其中之一就是該如何認識我國的小水電。

  • 分類:新聞中心
  • 作者:
  •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 發布時間:2021-10-06
  • 訪問量:0
詳情

 我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煤炭消耗量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要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以下簡稱“‘雙碳’目標”),任務之艱巨、挑戰之嚴峻前所未有,該如何打好這場硬仗、贏得這場大考、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當前還有很多亟待澄清的重要問題,其中之一就是該如何認識我國的小水電。

 那么,小水電于“雙碳”目標的實現是不是可有可無的選項?小水電的生態影響到底是利大還是弊大,部分小水電站出現的問題是不是不能解決的“生態之禍”?我國小水電是否已“過度開發”?這些問題亟需科學理性的思考和回答。

小水電對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作用不可或缺

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加快構建適應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新型電力系統,是當前國際能源大轉型的共識和行動,也是我國實現“雙碳”目標的戰略選擇。

習近平總書記在去年底的氣候雄心峰會和最近的領導人氣候峰會上先后表示:“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中國將嚴控煤電項目”。

 要做到這一點并同時確保供電安全可靠,我國水能資源能否充分開發、優先開發,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理由如下:

 一是滿足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達到25%的要求,離不開水電。據業內測算,2030年我國非化石能源發電量須達到每年4.6萬億千瓦時以上,屆時風電、太陽能裝機容量累計12億千瓦后,再加上現有水電、核電等非化石能源的發電量,還有約1萬億千瓦時的電量缺口。事實上,我國可開發的水能資源發電量高達每年3萬億千瓦時,目前開發程度不到44%(相當于每年1.7萬億千瓦時的發電量白白流失),若能達到發達國家當前平均高達80%的水電開發程度,就可每年增加1.1萬億千瓦時電量,既填補了電力缺口,又能使我國防洪抗旱、供水灌溉等水安全保障能力大大提升。因為水電與水利是密不可分的整體,水資源調控能力太低一直是我國滯后于歐美發達國家的短板。

 二是解決風電、太陽能的隨機性波動性問題,也離不開水電。2030年風電、太陽能裝機在電網中占比將從目前不到25%提高到至少40%以上。風電、太陽能都是間歇式發電,占比越高對電網儲能的要求也越高。而目前所有儲能方式中,已有一百多年歷史的抽水蓄能是技術最成熟、經濟性最好且有大規模開發潛力的選擇。截至2019年底全球93.4%的儲能項目都是抽水蓄能,且50%的抽水蓄能裝機集中在歐美發達國家。用“充分開發水能”作為風電、太陽能大規模發展的“超級蓄電池”,使之變成穩定可控的優質能源,是當前國際上碳減排領先國家的重要經驗。而目前我國抽水蓄能裝機在電網中的占比僅為1.43%,是制約“雙碳”目標實現的一大短板。

小水電占我國可開發水能資源總量的1/5(相當于6個三峽電站),不僅其自身的發電和減排貢獻不可忽略,更重要的是,分布在全國各地的很多小水電都可以改造成抽水蓄能電站,成為“適應高比例風電太陽能入網的新型電力系統”不可缺失的重要支撐。

 但我國小水電在資源潛力還并未充分開發的情況下就在部分地區遭遇了“一刀切拆除”的沖擊,而開發程度遠高于我們的發達國家卻還在努力挖掘小水電的潛力。比如,2021年4月,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公開表示:“以前戰爭是為石油出戰,下場戰爭是為水資源而戰,拜登的基礎設施法案將把重點放在水利上,既帶來就業,又關系到我們賴以為生的資源,圍繞這一‘珍貴商品’水進行投資,將會增強美國的國力。”水電開發程度高達97%的瑞士,不論河流大小和落差高低,都千方百計加以利用,通過沿山修建長隧道和管道,將高山溪流分散的水能資源集中到水庫后再充分利用。

“小水電生態利弊的社會認知”亟需回歸科學理性

 近幾年來,小水電被指斥為“破壞生態”的元兇,甚至有人主張“應拆除長江支流上的所有小水電站”,反對小水電似乎成了“時髦”。

拋開小水電對于我國碳減排和農村地區“以電代柴”這兩大生態效益不談,單就社會輿論關注的河流生態保護而論,有幾個最基本的常識不能含糊,否則就容易走入“生態愚昧”—把破壞當作“保護”、把倒退當作“發展”。

 一是自然流淌、不受任何束縛的河流對人類而言,絕不是福祉而是災難。人類逐水而居,讓河流自由流淌,就等于豐水期讓洪水自由泛濫,枯水期讓河流自由干涸。正因為洪旱災害的發生次數和死亡人數居所有自然災害之首,所以古今中外無一不把治理江河水患當作治國理政的大事,水利興則天下興;正因為人類在20世紀掌握了攔河筑壩和水力發電技術,才使治理江河水患的能力產生了質的飛躍——江河泛濫、洪水橫流這一自上古以來就被認為是無法抗拒的自然破壞力,變成了人類可以控制、駕馭的力量,并使之有利于社會(灌溉田地、取得動力等)。所以,攔河筑壩、圈水造景是人類文明的進步,而拆掉所有堤壩則是讓人類退回到“靠天吃飯、聽天由命、被動依附自然”的蠻荒狀態。

二是發達國家和地區的良好生態環境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攔河筑壩、水電充分開發。目前除了修建水庫大壩,人類還沒有其他手段能從根本上解決天然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的矛盾,以水電開發程度和人均庫容為標志的水資源調控能力,在國際上并不存在“警戒線”,反而是越高越好。歐美發達國家早在20世紀中期就已基本完成江河水能的梯級開發,其平均水電開發程度和人均庫容分別是我國的2倍和5倍。實踐早已證明,水電工程不是江河的“腸梗阻”,而是維系健康所必需的“括約肌”。梯級水電開發程度遠高于我國長江的多瑙河、萊茵河、哥倫比亞河、密西西比河、田納西河等歐美大江大河,無一不是風景優美、經濟富庶的人水和諧之地。

三是部分引水式小水電造成的河段脫水斷流問題,是管理不善而非固有缺陷。引水式水電站是國內外普遍存在的高效利用水能的一種技術。我國部分引水式小水電因立項建設年代較早,規劃設計不夠科學,當時并沒有保證“生態流量”的意識和管理手段,導致發電引用水量過大、廠壩間的河段(長度大多幾公里,有的十幾公里)出現河道脫水、斷流現象,遭到社會輿論廣泛批評。毫無疑問,脫水、斷流對河流生態肯定是不好的,但解決問題不能亂打板子、因果錯配、本末倒置,必須清楚兩個事實:一是我國的自然地理條件決定了很多河流都是季節性河流,即使沒有水電站,枯水期河道也會脫水、斷流(這也正是古今中外都格外重視興修水利、蓄豐補枯的原因);二是水力發電只是利用地勢落差發電,本身既不消耗水也不污染水,部分引水式小水電導致的脫水、斷流完全能通過技術改造和加強監管來解決。國內引水式小水電這兩年都已完成“24小時持續泄放生態流量”的技術改造,并建立了嚴格的實時在線監測系統和監管平臺。

因此,當前亟需理性認識小水電對于中小河流生態保護的重要價值:既保障了原河道的生態流量,又減少了山洪暴發的危害,還滿足了供水灌溉的民生需要。目前小水電都是在保證河道生態流量之后還有多余水量的情況下才能發電,正是因為梯級電站的存在,原本坡降很陡、除了雨季就很難存住水的河道,反而呈階梯狀地存住了水、大大改善了生態。小水電的本質是中小村鎮民生保障和中小河流水資源調控必不可少的重要基礎設施,因部分電站管理不善出現問題就強制拆除所有小水電,值得商榷。

福建寧德下黨鄉小水電帶動一方經濟、保護一片環境

“小水電一刀切拆除”不符合中央方針和精神

中央已明確,要把碳達峰、碳中和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整體布局,“十四五”時期我國生態文明建設以降碳為重點戰略方向。要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的高質量發展道路。生態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是辯證統一、相輔相成的。

地方該如何準確理解并真正落實中央方針和要求,福建下黨小水電對此做了好的詮釋。

福建寧德下黨鄉曾是聞名閩東的特困鄉、“五無鄉鎮”(無公路、無自來水、無電燈照明、無財政收入、無政府辦公場所)。利用當地的水力資源建設電站,就“等于抓一只會下蛋的雞”。1989年,在地方財政十分拮據的情況下,寧德地委專門撥款40萬元建設小水電。下黨從此告別了竹篾、松脂照明的歷史,2000多畝農田灌溉也得到解決,百姓也開始琢磨致富路,形成了茶葉、旅游業兩大支柱產業。隨著人們生活水平和用電需求的提高,下黨小水電幾次進行增效擴容和提升改造,這座“攔河筑壩、圈水造景”的引水式電站,如今24小時持續泄放生態流量確保下游河道水清河暢,展示了一幅扶貧開發、鄉村振興、綠色低碳發展的優美畫卷。下黨小水電帶動一方經濟、保護一片環境、造福一方百姓,正是我國很多農村和偏遠地區小水電的寫照。

然而,國內某些地方卻把“一刀切拆除小水電”、“加快小水電退出”當成了“生態修復、生態保護”。這種做法已給經濟社會發展造成了嚴重不良影響,亟需引起重視并盡快糾偏。比如:

 一是給當地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埋下重大安全隱患。世界上幾乎90%以上的垮壩潰壩事故都發生在沒有水電站的水庫大壩。保留水庫大壩卻拆掉水電機組的做法,違反科學,等于讓大壩在技術和日常安全管理上失去了最有效的安全保障。

 二是本已實現電力碳達峰的地區反要增加煤電來補缺。中央要求有條件的地區要率先實現達峰目標,一刀切拆除小水電必然使風光資源條件并不好的當地要增加煤電供應,否則就有較大缺口,一些地方甚至鬧電荒。

 三是嚴重破壞自然景觀和濕地并降低山區防災減災能力。拆除小水電,很多依附庫區形成的風景名勝、濕地公園、朱鹮等珍稀鳥類的棲息地都將不復存在。沒有了水電站消能,就無法緩解河流對山區溝谷的沖刷侵蝕,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也將增加。

 四是舉債拆電站可能會產生金融風險并影響社會穩定。小水電退出需要大量補償資金,會使很多剛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背上巨額債務,若補償不能及時到位,將導致借貸違約。目前一些地方已出現社會矛盾和維權事件。

結語

水電既是國際社會公認的清潔能源,又具有其他任何工程都無法替代的水資源調控作用。歐美發達國家從未進入過“拆壩時代”,恰恰相反,正因為水電開發程度和人均庫容水平遠遠高于我國,歐美發達國家能吸納更多的洪水、抵御更大的干旱,能以更低成本、更高效率推進“2050年電力100%可再生能源化”的大轉型。

 而在過去的十幾年,因“水電妖魔化”的誤導,不少人對水電的認知至今還停留在一個比較低的層次上,一些事關國計民生的重大水電工程或取消、或擱淺,致使我國目前的水資源調控能力僅為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的1/5,人均可利用的水資源量一直處于國際標準“極度缺水”的狀態,而長江流域又幾乎年年面臨防汛抗洪的嚴峻壓力。如果再不破除“水電妖魔化”的干擾,我們要落實“雙碳”目標也將因水電貢獻的缺位而難上加難。

無論是維護國家水安全、糧食安全,還是兌現我國在國際上“雙碳”目標的莊嚴承諾,水電發展都不能再耽擱。小水電行業清理整改是完全必要的,但不能矯枉過正、影響大局,不能搞一刀切,更不能因此而終止還有很大資源潛力的小水電后續開發。當前亟需回歸科學理性,凝聚社會共識,避免走彎路走錯路、付出不必要的社會代價。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江河

TOP

友情鏈接:中核集團     |     水利部     |     新華控股    |    新華發電

全國服務熱線

二維碼